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快招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0|回复: 0

夏日蓝光

[复制链接]

991

主题

991

帖子

497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97
发表于 2018-2-14 00:5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
   
    夏日蓝光
      
   
    一
    阳光明艳,天空一片靓丽。只是风却丝毫不爽朗,吹到脸上好像热波一样,催人汗下啊!
    八月的日子本就很难过,又赶巧要这个时候搬家,父母整日在新家忙这忙那,一会儿也不闲,只剩我一个人在家收拾书柜,其苦可想而知!我把一本本书放到纸箱中,心中暗道:天啊!早知今日,当初我就不一本本把你们买回来了.
    正逢我怨声载道时,门铃响了,原来觉得无比动听的铃声如今是如此乏味。我缓缓站了起来,眼前一阵眩晕,似有蓝光闪过。蹲的时间太久了啊!
    我像跳个格子一样在物件中穿梭,似乎每步也惊心。汗水像开了闸   门开了,楼道中的冷风霎时深入人心,吹去了躁意与烦热。当然,还有一位等得如花都谢了的男孩子,一脸鄙视我的表情。哎,一切正如我所料,一阵发狂的吼叫。我闭上眼睛,转身,微笑,听着这时常爆发在我身边的担忧与抱怨,不觉笑出声来。
    “林思羽,不要笑了,我们言归正传,你上次让我查的那个什么世界,没有记录啊!你是不是记错什么了吧。”
    “不会,只有你吴君日这种笨蛋才会记不住那两个字   “那也不过是梦境,不用当真的。”他一边说一边帮我整理书。阳光下看到他的侧脸,挺俊朗的感觉。
    “不是的,我保证有这个地方,而且昨晚又做梦了,那种声音似乎在召唤什么,但又讲不清。不过有一句很明了,那便是明日12点到西街去,要骑自行车。”
    “啊!?”他先是一愣,又笑着讲:“你去吗?我陪你吧。”
    或许是他的话,或许是我的心理,总之鬼使神差,我和他顶着烈日猛骑到西街。这里其他没什么异常,还是车水马龙不可挡,大小商店播放着新潮的歌曲,似乎更添几分烦热。不过在街角却多了三个满头大汗神情怪异的少年   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个子高高,鼻子挺挺的男生是什么时候站在我后面的。不过当他叫出我的名字,我吃了一惊,警惕的转身,却发现我根本不认得他,就算我反复在记忆库中搜索,还是一无所获。
    沉默 ……
    他的一句话打破了沉默:“你不认得我的,我叫赵凌。”
    好了,我心率渐平,已经确认我不应知道他了,那就不失礼了。这个怪人的出现证明梦里讲的是真的!可谁知这曲线刚平和下来又来了一个大落差。我突然感觉四周的场景旋转很快,就是围着街角在转,天不成天,地不成地,树木失影。身体被撕扯着,心脏好似被锥钻的痛。
    蓝色,蓝色,我满眼都是蓝色。
    水,是水吗?在我身边形成漩涡。
    耳边一片轰鸣,西街全部幻化成了水,蓝色的水,劈天盖地而来,淹没了我的一切。
    我害怕,我狂呼,吴君日在哪?在哪?可水声撕裂天地,我的声音是那样弱小。
    我要窒息了!
    正当我被水卷入水底时,一只手紧紧握住我的胳膊,将我猛然拉起。我感觉我被从死亡边缘拉回,我又感觉到了空气的存在。
    “林,喂,睁开眼睛吧。”是吴君日的声音。我心有余悸,缓缓张开双眼,先是看到了一双亮亮的眼睛,之后是整齐的面孔,还在滴水的黑发,黑长沙白癜风医院色的木舟,深蓝色的水,雪白的浪花,欢悦的划船者。水域很宽,我只看到一岸,那里峭壁高耸,那峭壁似乎不是青石所成,而是在黑石表面有一层透明的玉石,闪着蓝光,而且有水不断从当中渗出。
    “刚才好险呀!我爬上船只看到赵凌,却没有你,你怎么不抓住自行车啊!”
    “什么?这船是单车变得。”我的想象力只能甘拜下风。我扫视了这个怪怪的世界,不觉有些兴奋,“哼哼,这就是叫蓝玉的地方,和梦里面一模一样。”
    “小妹妹,别太天真了,你觉得你现在不是在做梦吗?你觉得你呼吸到的是空气吗?”那个叫赵凌的人语气阴冷,盛气凌人,和名字很般配的样子。“不要这么快就高兴起来,出了人命就没趣了。吴君日,你过来划船,我有话问她。”吴君日对这种事不以为然,爽快的答应了。我笑着看他苯笨的样子,觉得好可爱。我们渐渐并入船流中,似乎每个划船的人都很兴奋,呼喊声震天,划得也很卖力。
    “你为什么要带这个外人进来!”
    我看着赵凌那张阴冷的脸,好心情一下子没了。“你鄙视他吗?什么外人,他是我的好友。论外人,先生你才是吧!”我背过身去,转向船头。清爽的风从前方涌来,峭壁越收越近,交汇处水雾迷蒙,似有一尊石雕突兀而出,若隐若现。我眯起眼睛讲道:“你是这里人,很了解这里?”
    “多问无用,你会知道的。”
    二
    再向前行,便有了浅滩,流水越发急了起来,划船者稍静了些。我已转移到驾驶位旁。吴君日讲这浅滩并不好划,不过他倒胸有成竹,稳重前行。手臂上青筋暴跳,汗水从额头上渗出。我忙着为他擦汗,屏息凝神,不敢有丝毫打扰。
    赵凌此时也没休停,开始左右张望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
    “看到岸了,”前面有划船者高呼。这句话仿佛一半,所有人顿时愉悦起来:有的加快了速度,窜向前去;有的直接唱起了歌,用着奇怪的言语。看吧,这些人穿着不同的衣服,讲着不同的语言,来自不同的地方,却都如此高兴!或许是被他们感动了,或是其他什么的,我的心情一下很自由。我笑着看看那高高的雕像残影,越发觉得那是玉石雕成,秀美的了不得。正在此时听到吴君日长叹一声:“终于到了。”说罢一阵喘嘘。
    “嗯……辛苦你了!”我回头看他汗水淋漓,眼睛却还是亮亮的。从他的眼中渐渐读到了阳光,我都心有疑虑   “快到岸了,做好吧。我看其他人都恭敬地坐好了。”他提醒着。
    船到岸边,冲上沙滩。那水雾被阳光驱散净尽,我凝神看着那尊闪着蓝光的石像,不仅被她的美震撼了   正当众人心旷神怡之时,一缕仙云从天而降,映出幽蓝的光,瞬时生成一位长发百胡的老者,身着霓裳羽衣。千里传音之势,响彻峭壁两侧:“请各位进白癜风治疗要花多少钱入大厅稍候。”吴君日放下船桨探头到我耳旁,喘息沉重,低语道:“林,你看看这是何人?”
    “我没在梦里见过他呀!”我低头去握船弦,却发现吴君日的拇指下血肉模糊。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我一把扯到眼前,歉意涌上心头,竟触动泪腺。
    “不碍事,很久不玩它了,没想到脑上的功夫还在,手上的功夫全丢了,不碍事的,林,跟上赵凌,这个人不能小看呦!我看他面色渐复,喘息也稍稍平静,也就放心了。
    “你硬要陪着来,其实……不用的,现在还弄成这样子,真让我……”
    “喂,你把我当什么,我很虚假吗?你是知道的,我最喜欢新鲜的事物了,喜欢到处去逛,了解不一样的世界!这次还要谢你呢。”
    “阳光”从云层中穿过,仿佛天光下射,舒展人心。说话间,已入大厅。凉风四溢,风中带着美妙的香味,是一种令人觉悟得香,大厅的墙壁上画有壁画,很古老的样子,不过风韵依旧,色彩鲜丽,充满解释感。
    突然,那老者出现在众人面前,近观才觉得他生得一对明目,气度不凡,有一种似近非近似远非远的感觉。
    “众位友人,感谢你们光临蓝玉女神圣殿,今天我们共同玩个游戏,每舟上载有三人,通过抽签有俩个人可以参加游戏,一人等候。”他停了一下又说,“拿住你们的签吧!”
    只见他一挥羽袖,在每个人上空出现一块儿玉石,闪着蓝色的光,那光凝重而深远。我伸手去接,心中一阵矛盾,希望结果是什么呢?
    “林,你拿到的是什么?”吴君日笑着跑过来,声音因激动而跳跃。
    “嗯……还不知道。”我把他握在手中,不敢打开。蓝色的光从手指缝中穿出,搅得我手心冒汗。
    “我的是‘玩’,谁和我一组?”赵凌的声音。
    “那这么说,是我们俩个人喽!”吴君日扫了我一眼低语道:“这样我才比较放心了。”
    “啊……嗯!那你一定要小心.”我低着头,始终没有打开手,我想我抽到的是“等待”吧!
    按照老者的指示,所有人分散行动,我们三人则进入了侧面的一扇小门,没想到,当我们一走进小门,门就自动关上并消失了。再仔细看这地方是琥珀色的玉石构成圈状的通道,左右延伸,没有尽头。顶部时不时有水渗出顺着壁槽滑下,又消失在我们脚底。说也奇怪,这通道没有窗,没有灯,却并不漆黑一片!
    “向哪走呢?”赵凌冷笑道:“林小姐给分析一下。”
    “老者讲向前之而为之,那不论向哪只要向前便可。“我走到那两人前数米,果然听到有水流声“好了,就是这边。”
    吴君日加快脚步赶到我前边,小心翼翼的走着。我看着他并不高大的背影,却觉其伟岸。不禁眼眶湿润   越向前行,水的轰鸣声越大,想那水一定很急。走着走着前面豁然开朗,是一个圆顶洞天,前面是另北京中科曝光一“隧道”,不过是走水的。正如我所想,水流很急,并不很深,翻着白色的浪花,驾风而过。只见一小船泊于洞旁,待人登船。
    “好了,我们上船吧!”赵凌最先跳到船上,左右摇摆了几下便掌握了平衡。顺势又将玉签扔到水中。吴君日转过身来,笑着把他的签塞到我左手中。然后跳上小船。我跟上前来看他回首,微笑,摆手,一脸自信。
    绳开了,船去了,人远了,消失了……
    我心一片茫然,慢慢退了回来。打开左手,看到上面写着“玩”字。再打开右手,却也赫然写着“玩”字。天!我脑中一片空白,难道赵凌骗我!
      
    三
    我站在洞门前久久徘徊, 不知要不要找出路,再报告老者。
    “林思羽,你跟着我来吧!”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,我猛然转身,双手紧握玉签。看到一位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女子,衣着不很时尚,但却干净整洁,显露几分贵气。最引我注意的是他的手提包与我母亲的一模一样。他见我不答便又讲:“你不用害怕我领你去渡头,你的朋友一会儿也到那里,哼哼,如果他们通过考验的话。”听着她阴森森的笑声,我不觉打了个寒颤。
    我跟在她后面,看到前面的通道,笔直、并有亮光,可是当走近了却又要转弯,因为那个门是虚设的假门,看来出口总是可望而不可及的,一路走来,她给我讲述了我们来到蓝玉的原因。原来蓝宇的上一任领导者叫蓝珠,在数日前病逝了。这次召族人回来是选出一个领袖。据说远古的领袖们知道一个大秘密,知道了那个大秘密,就可以颠覆这个世界以及什么的。这么多年来,老者一直在找一位新领袖,可以开启远古的秘密。另外,选举中第一批被淘汰的人便是玉签上写等待的人。之后老者会宣布下一步要如何。那依此看来,赵凌发现自己的是等待,沮丧而来却发现我还没有看签,便抢先一步骗我,然后在借机毁灭证据,他怎么知道我后来不会看签呢?一把吗?那吴君日与他在一起会不会有危险呢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快招论坛  

GMT+8, 2018-2-22 20:17 , Processed in 0.027016 second(s), 8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